首页>>故事会 >>列表

县城鬼事之人吓人,吓死人

2020-11-12 19:29:29 字号:

其实有时候,在现实面前,我无数次想过放弃写作,如果你要问我原因,我只能说潦倒的生活对我咄咄相逼着,但每一次在梦想和现实中,我还是选择了坚持的自己梦,我喜欢写作,生动的文字能描述很多我们用眼睛看不到的事物与情感,从公元前1300年前商朝的甲骨文再到20世纪的简体字,文字它用自己的生命记录着中国5000多年来各朝各代发生的历史事件,而我们才有幸能得知在过去的光阴里炎黄始祖是怎样让华夏民族繁华壮大的。

而文字在我这个普通不过的人眼里它的精彩绝伦如同是为我穿上了一件的霓裳羽衣,我很愉悦,一次次沉醉在它富饶的知识库里,而我对灵异怪谈创作的热衷和探知,更不亚于对一日三餐的渴望,确切的来讲,用文字描述的恐怖小说情节便是我的精神食粮。

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一年我生病了特别严重,身边也没人照顾,躺在床上足足睡了两天两夜,醒来后离交稿的时间却只剩仅仅一天,为了在约定的时间完成,我坐在电脑前不吃不喝整整写了21个小时,对这份工作的执着和喜爱,我相信读者们一定能够在我的文字里深刻体会到。

所以我希望读者们不管您的眼里我的作品有多不堪,都请不要去诋毁它,也许对你而言它分文不值,但每一个鬼故事却都是我绞尽脑汁的倾心之作,是无价的,因为它包含了我所有的梦想和希望。(说了这么多我不想耽误各位读者的时间奉上精彩鬼故事人吓人,吓死人,希望读者多多打赏)

我的家乡在四川一个很偏远的小县城,县城不大也就两条街和一座被封的石板桥,但这儿的村民却非常勤劳,过了桥左右有两条小路,往前再直走便是大河了,而这地儿原本在四十年代时都还只是村民的一个货物交换点,那时候交通非常不便,去趟城里来回要花一两天,费力又费时,于是各地来往的小商贩们便会在双日子那天将村里需用的例如(针线、火柴、煤炭、鞋底、书等等)一些商品用驴车拉到县里的石板桥上,村里的人要是家里缺点啥便会赶着自家的猪牛羊之类的家畜去和商贩交换,一直到傍晚商贩们才赶着驴车回城,其实在当时这样的交易倒还是挺方便老百姓的,唯一让人担忧的就是石板桥毕竟面积不大,遇到逢年过节,来换东西的人特别多,桥上便挤的水泄不通,到处都是臭哄哄的猪屎牛粪。

有一年端午节,正值当天城里的商贩下来,村民们一大早便跑去桥上等,那场面是相当壮观,住在我邻村的王太婆当时已经70多了,当天也去了,听说好像是家里没了火柴,便提着一只老母鸡赶去桥上换,谁知道,刚走到桥上,老母鸡受了惊吓挣开王太婆得手,像着了魔似得在人群里乱飞乱撞,急得太婆在人群里到处追,桥上本来人就多,太婆驼着背身形又小,一见自家老母鸡快飞落到桥下去了,心里一急加上被人群一挤,“噗”的一声跌落到桥下,脑袋撞到石头上,当场血流成河,脑浆直冒,死的时候手里还“紧紧“抓着那只鸡。几个壮汉将她的尸体抬了回家。

本来按理说太婆虽然是意外死亡,但也已经70多了算是喜丧,一般煞气都不重,可没想到当天抬太婆回去的几个壮汉回家当晚便都是上吐下泻,卧床不起,为了换药治病卖了好几只老母鸡症状才有所减轻,你说怪不?这还不够邪门,小桥旁不远处住着一户村民,听那家人讲,太婆下葬前连续几晚自家的狗都对着桥上狂叫不止,有时还蜷缩在狗窝瑟瑟发抖嘴里呜呜呜的发出哀鸣声,更邪乎的是,那家人有个10岁大儿子,平时特别调皮老是晚上跑到桥上去玩,回家后还说遇到一个驼背的奶奶脑袋上特别大一个洞,在桥上来回走着找东西,奶奶还问他说有没有看到她家的老母鸡。

一开始,父母以为是小孩在撒谎,还将小孩打了一顿,直到当天晚上夫妻两人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半夜也听到太婆在桥上唤鸡的声音,一直到凌晨鸡叫时分,桥上闹鬼的事在村里传的沸沸扬扬,直到7天后太婆下葬了那个怪声才消失,可能你以为事情到这儿就结束了,还不止呢!

前面我说了石板桥往前走就是河,河里有渔船,每逢大雨过后打鱼匠都会走过小桥去河里下网,这天夜里,打鱼匠三五成群去了河里,下了网便准备回家去,打算等五更时再去收网捞鱼,其中有一个年纪稍长的渔匠叫牛大叔,也是我隔房的表爷爷,当晚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渔网一撒下去老是被河里的杂草缠住,眼看一起来的几个人都撒好了网,准备回家了,牛大叔还在船上解网,同行的几个人朝着牛大叔喊到,

老牛,撒了没,我们就不等你先回去了,你自个慢慢来。

牛大叔应道“行你们先回吧。

”夜幕里其他的渔匠都回了家,牛大叔才将渔网撒好,靠了岸慢悠悠的往回走,走到桥上,忽然想起最近桥上老是闹鬼,牛大叔心里一阵惊慌不免加快了步伐,就在他快要走完石板桥时,突然被石板缝隙里伸出一只手紧紧拉住脚裸,吓得牛大叔两腿发软,小便失禁,只见他手紧紧捂着胸口,脸上的表情异常痛苦,便倒了下去。这时突然从桥下窜出一个孩子的身影,飞快的朝着桥边的土房跑去。

半夜里,渔匠们被一阵敲门声吵醒,只见牛大婶站在门口焦急的问着牛大叔的下落,平常渔网缠住最多也就解个把时辰,眼下已是三更,牛大叔还没回家,直到这时同行的渔匠才发现事情有些蹊跷,便和牛大婶赶去河边,到小桥边时却发现倒在地上的牛大叔,两眼禁闭,手抚着胸口,渔匠用手一探发现牛大叔身上冰凉,早已断了气。

可能你们就要问了,从桥下跑出来的那个小孩是谁,猜的没错,正是石桥边那家10岁的孩子,至于为什么他要去桥下,听说是撞邪了,因为第二天一觉醒来,小孩根本不知道自己头天晚上去过石桥下,但老牛尸体的脚裸上小孩子的手印却清晰可见,县里的赤脚医生给的结论是牛大叔是心脏病突发死亡,但其实大伙都知道他是给活活吓死的,这一下桥上短短时间就死了两个人,被多事儿的村民越传越玄乎,城里下来卖货的小商贩们便越来越少,再后来年长的村民就商议找来关公先生作法又将桥上放了几块大石头把路给封了,据说石板桥是建于清朝初期属文物,也没人敢毁了,没办法为了压住石板桥的煞气,公乡社便听关公先生的建议在石桥周边修建了新的房屋,住的人一多,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条热闹的街,改革开放后,这里便被划分成县城。名字就叫石桥县……


电波手表 https://m.casiostore.com.cn/watch/protre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