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会 >>列表

剩余的生命(二)余命的猜想

2020-07-29 21:21:38 字号:

我打算安慰一下端木蓉,然后问她之前在看到我和我的室友身上看到了什么,可就在这个时候,她阴暗的笑了起来,整张脸瞬间变成了另外一个陌生女人的脸,她的头发也不知何时披了下来,而手上的指甲也变得老长“帅哥,我们继续聊会儿啊!”

我吓得落荒而逃,却听到她在背后喊到“自身都难保了还多管闲事,真是不知死活。”

我没有理她。

她是个心机鬼,一定是她设计了什么阴谋害了端木蓉,而端木蓉之所以只剩下两天的寿命也是这个女鬼弄的。

这样想着,我回到了寝室。寝室了,我集结了所有人,然后把整件事一点不漏的说了出来。

最后,大家面面相觑,不得要领。

喜欢开玩笑的王闯这一次表情十分严肃“沈风,我相信你,只是现在是个女鬼,我们该怎么办?”

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首先,从端木蓉的那句告诫,我猜想我们寝室里大家的寿命一定十分异常,如果单纯的出现短命人,她不会作出那样奇怪的告诫,所以,她所说的可怕事情一定是出现了两个以上的短命人,并且是同一个数字。你们想,如果我们四个的余命是相同的,那么很可能死于事故,如果有三个相同,也可能是那三个人集体参加了什么活动,而且只有一人逃生。也就是说,我们不清楚还有多久会死,会怎么死,会死几个。”

他们开始认真思考我的话,唯独齐立十分不屑,“我就觉得没必要担心,这件事顶多就是见鬼而已,而且极有可能是某人讲的故事。”

齐立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整个寝室,陷入了奇怪的僵局,气氛变得异常诡异。

入夜,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然后惊醒。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读出来的数字2.2.2.……2.2.2……2.2.2……

三个单数为一组,这……我从床上爬起来,看了一圈后发现只有三个人在睡觉。齐立不在卧室。

“2.2.2……2.2.2……”声音再次响起,这让我回忆起了端木蓉的叙述。我蹑手蹑脚的走向门口,然后,躺在了寝室的地面。我是想通过门下的缝隙去看下是否有人躺在走廊外面看着我们。

很遗憾,门外走廊上并没有人。我松了一口气转身仰躺起来,赫然发现之前见到过得那个女生贴在天花板上,开心的看着我笑。

“啊!”我用百米跑的速度冲出了寝室,并用学霸的思维计算了2的含义,端木蓉也只有两天的寿命,我们寝室的那三个人也是,也就是说,两天后我们将死在我们三个和端木蓉一同出现的场所。她一定是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提醒我们切记。

我欣喜若狂的冲出宿舍楼,再次回头从楼下观望我的寝室时,我看到远处的寝室窗户露出那个女生倒着的头,她任然在笑。

湖心亭的玄机

我掏出手机打王闯的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王闯,快跑,那个女鬼在寝室。”

“沈风同姓,你还记得端木蓉第二次从寝室里出来的样子吗?你有没有想过,他可能是去自杀呢?对于一个知道自己即将死亡却不知道怎么死的人来说,等待是超级恐怖的。哈哈哈……”女鬼的声音越发凄厉“不过你现在是要帮你的室友呢,还是帮端木蓉呢?哦,对了,端木蓉在校园的西南角。”

我不清楚女鬼的目的是什么,更不知道她要对我的室友如何下手,正常来说我应该回去帮室友,可我却向着校园的西北角跑去。

之前,我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端木蓉在与我交流的时候心态无比平静,也许正是因为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才会如此。

学校的西南角是人工湖,人工湖很大很深,中间有个湖心亭,学生们只有划小船才能过去。

小船只有一艘。

我跑到人工湖旁,果然见到了在湖心亭里摆弄着什么的端木蓉。距离很远,我无法和她沟通,那一刻,脑袋里冒出了神奇的想法,我的余命还有两天,虽然不怎么会游泳,但因该不会死。

推理出了如此惊人的结论后,我直接跳进了水里。

“噗通”一声,我踩着湖底向前游着,大概游了三分之一,脚下变得空空的,而我粗浅的游泳招数却支撑不去身体的重量……我慢慢向前,却迅速下沉。

“喂!你干嘛?”这是我听到端木蓉的呼喊“你快返回去,这湖很深,你头上的数字现在变成零了。”

变成零了,成零了,零了,了……

我被打击的脑袋昏昏沉沉,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只能感到身体向下坠,有溺死鬼在抓我的脚,还有有无数只恶鬼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撕咬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但是我没死,端木蓉救了我,她见情况不妙后立刻驱船赶过来,然后跳进湖水里将挣扎后昏过去的我捞了上来。

“你不会游泳?”端木蓉惊魂甫定“幸亏我捞你上来的时候你不挣扎了,不然我可能反被你害死。而且……”她说完又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我又惊又喜“你给我做人工呼吸了?”

“没事儿了,反正我只剩下两天了,最后的时间里,我想试一试。”端木蓉摸了摸旁边的木柜“看,剩下的两天里,我就要在这里生活,吃喝全部都带好了,其他人干扰不到我,所以我不相信真的会死。”

“吃喝都带好了?那拉撒呢?”我的话看似玩笑,确是关键,像端木蓉的封锁自己的办法确实可行,可如果因为日常的排泄要离开湖中心,那就会额外产生很多容易死亡的情况。

就在这时,端木蓉叫一声,我以为她发现了我玩笑里的关键,其实是她看到木船跑到了对岸。

对岸站着一个人,虽然很远,但是我认得,正是齐立。

“快,快看看他的余命是多少?”

端木蓉尴尬的回应道“太远了,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