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读书心得 >>列表

丑石读后感

2020-11-13 19:29:59 字号:

篇一:丑石 读后感

丑石之美

——读《丑石》有感

《丑石》是贾平凹的一短篇散文,文章短而精辟,给予我们深刻的思考与许久的遐思。

丑石黑黝黝的,牛似的模样,它既不像苏州园林中的奇山怪石那样有观赏价值,也不能用来盖房,就连作压铺台阶伯父都看不上。奶奶本以为这块丑石还有些用处,想用它洗一台石磨,石匠却嫌它石质太细,不能采用。丑石就这样静静地躺在那里,没人理会,就连曾经受到丑石给予快乐的孩子们都不喜欢它,骂它了。

丑石就这样默默忍受着旁人的谩骂,默默承受着世俗的讥讽。可就这样的默默无闻,有一天,却让天文学家发现了它的存在——美丽而伟大。丑石,在天文学家的眼里,是一件了不起的东西。它的了不起在于它曾经补过天,在天上发过热,闪过光;在于它曾给我们的先祖带来光明,向往和憧憬;更在于它那种不屈于误解,寂寞地生存了二三百年的精神。

世间有许多人用世俗的眼光,用平庸的实用主义的标准衡量某一人,物或事,仅仅观察其表面,而不去深入了解其本质或内涵,就枉加判断或评价,这是对人、物或事极大的不公平,甚至是一种残忍。诚然,每个人对事物的认识过程是由表及里,由片面到全面的,但我们不能在还未发现其真正价值之前的任一过程中,就胡乱猜测或片面评价。再者,相同的人、物或事在不同人的眼里其价值也是不一样的,所以不能也不可以一概而论。就像丑石,在一般世人的眼中,它简直就是一无是处,但是一到天文学家的眼里,它就是宝贝,就是珍贵的具有极大的研究价值的天外陨石。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是这样的丑石,在某些人的眼里我们也许没有价值,但是在某些人的心中我们却是弥足珍贵。我们不能因为某些人的否定,讥笑,嘲讽而全盘否定自己。每个人都有其闪光点,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必然有我们存在的价值。以优秀的道德品质严格要求自己,以勤奋努力的学习工作不断提升自己的水平,以乐观积极的心态面对生活中的挫折,痛苦与不幸。

当然,《丑石》给予我们的思考更重要的是它的精神力量与光芒,它的那种不屈于误解,寂寞的生存的伟大。这种伟大取决于丑石对世俗讥讽的一屑不顾;取决于它对自我价值的肯定与信任,这种伟大是值得我们学习并发扬的。 我们身边总有些人抱怨自己的怀才不遇;总有些人埋怨自己有着这样那样的遗憾;总有些人因为别人的看法评价而愁苦愤懑。其实,人若真有才华能力,又何必在意他人的眼光与议论呢?丑石在沉寂了二三百年后,终于得到了天文学家的肯定与赞美;而有真才实学的智者最终也会受到世人的赏识、尊敬,即便这样的世人只有一两个,那也已经足够——千里马与伯乐的统一辩证。

如果我们还不是千里马,那么我们就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某一个领域或某些领域的千里马;如果我们还没有遇见伯乐,或许更糟糕的是被他人误解讥讽、受冷遇,我们也无需气馁、消沉、悲观,要在等待中不断努力,继续提高,厚积才能薄发,薄发才能遇到伯乐。忍耐住流言蜚语,忍耐住屈于误解,寂寞的压力与惆怅,做真正的自我,充分认识自己,肯定自我价值,暂时的默默无闻又何尝不可呢丑石忍耐了二三百年,而积极拼搏的我们不会忍耐太久的,我相信!

丑石

贾平凹

我常常遗憾我家门前的那块丑石呢:它黑黝黝地卧在那里,牛似的模样;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在这里的,谁也不去理会它。只是麦收时节,门前摊了麦子,奶奶总是要说:这块丑石,多碍地面哟,多时把它搬走吧。

于是,伯父家盖房,想以它垒山墙,但苦于它极不规则,没棱角儿,也没平面儿;用錾破开吧,又懒得花那么大气力,因为河滩并不甚远,随便去掮一块回来,哪一块也比它强。房盖起来,压铺台阶,伯父也没有看上它。有一年,来了一个石匠,为我家洗一台石蘑,奶奶又说:用这块丑石吧,省得从远处搬动。石匠看了看,摇着头,嫌它石质太细,也不采用。

它不像汉白玉那样的细腻,可以凿下刻字雕花,也不像大青石那样的光滑,可以供来浣纱捶布;它静静地卧在那里,院边的槐荫没有庇覆它,花儿也不再在它身边生长。荒草便繁衍出来,枝蔓上下,慢慢地,竟锈上了绿苔、黑斑。我们这些做孩子的,也讨厌起它来,曾合伙要搬走它,但力气又不足;虽时时咒骂它,嫌弃它,也无可奈何,只好任它留在那里去了。

稍稍能安慰我们的,是在那石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坑凹儿,雨天就盛满了水。常常雨过三天了,地上已经干燥,那石凹里水儿还有,鸡儿便去那里渴饮。每每到了十五的夜晚,我们盼着满月出来,就爬到其上,翘望天边;奶奶总是要骂的,害怕我们摔下来。果然那一次就摔了下来,磕破了我的膝盖呢。

人都骂它是丑石,它真是丑得不能再丑的丑石了。

终有一日,村子里来了一个天文学家。他在我家门前路过,突然发现了这块石头,眼光立即就拉直了。他再没有走去,就住了下来;以后又来了好些人,说这是一块陨石,从天上落下来已经有二三百年了,是一件了不起的东西。不久便来了车,小心翼翼地将它运走了。

这使我们都很惊奇!这又怪又丑的石头,原来是天上的呢!它补过天,在天上发过热,闪过光,我们的先祖或许仰望过它,它给了他们光明,向往,憧憬;而它落下来了,在污土里,荒草里,一躺就是几百年了?

奶奶说:“真看不出!它那么不一般,却怎么连墙也垒不成,台阶也垒不成呢?”

“它是太丑了”。天文学家说。

“真的,是太丑了”。

“可这正是它的美”天文学家说,“它是以丑为美的。”

“以丑为美?”

“是的,丑到极处,便是美到极处。正因为它不是一般的顽石,当然不能去做墙,做台阶,不能去雕刻,捶布。它不是做这些顽意儿的,所以常常就遭到一般世俗的讥讽。”

奶奶脸红了,我也脸红了。

我感到自己的可耻,也感到了丑石的伟大;我甚至怨恨它这么多年竟会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而我又立即深深地感到它那种不屈于误解、寂寞的生存的伟大。

篇二:贾平凹《丑石》读后

贾平凹《丑石》读后

张明亮

贾平凹的《丑石》被收入中学课本和各种散文选集,流传颇广,影响不小。《丑石》的“丑石”,它百无一用,“它真是丑得不能再丑的丑石了”。文章的结尾,就因为被天文学家发现是块“陨石”,于是它就“伟大”了,于是它就“美到极处”了。

何谓“以丑为美”?凭什么会“丑到极处,便是美到极处”?只因为它是 “陨石”?这是什么逻辑?

“以丑为美”,人们说顺了嘴,大都不问缘由、径下判断,视为必然或当然。其然岂然哉!“丑”之为“美”,有一个由美之丑的逻辑“过度”(彼此要求“搭桥”贯通),不能说越丑越美、极丑极美、甚至丑即是美。台湾著名艺人凌峰在一次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的自我介绍,通俗而幽默,其意蕴足堪玩味——

在下凌峰……我是以长得难看出名。……这两年,我们大江南北走了一道,男观众对我的印象特别好,因为他们见到我有点优越感,本人这个样子对他们没有构成威胁,他们很放心,(大笑)他们认为本人长得很中国,(笑声)中国五千年的沧桑和苦难都写在我的脸上了。(笑声、掌声)一般说来,女观众对我的印象不太良好;有的女观众对我的长相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笑声)她们认为我是人比黄花瘦,脸比煤球黑。(笑声)但是我要特别声明,这不是本人的过错,实在是家父母的错误,当初并没有征得我的同意就把我生成这个样子。(笑声、掌声)但是,时代在变,潮流在变,审美的观点也在变。如果你仔细的归纳一下会发现,现在的男人基本上可以分为三种:第一种,你看上去很漂亮,看久了以后,他没有男人的味道,这一种就像我的好朋友刘文正这种;第二种你看上去很难看,看久了以后是越看越难看,这种就像我的好朋友陈佩斯这种;(笑声)第三种,你看上去很难看,看久了以后你会发觉到,他有另一种男人的味道,这种就是在下我这种。(笑声、掌声)鼓掌的都表示同意了!鼓掌的都是一些长得和我差不多的,(笑声)真是物以类聚啊!(笑声、掌声)

书要耐读才是好书,人要耐看才有“味道”。钱钟书认为,一白不能遮百丑,黑亦何妨于美。《管锥编》曰:“雪肤未必花貌,白之甚者不妍而反丑”,因为白也有“几般白”,若“呆白”、“死白”之类,怎能称之“白雪公主”?《围城》里鲍小姐挖苦方鸿渐:“你就喜欢苏小姐死鱼肚那样的白”。评鉴“丑石”,怎敢例外?

“丑石”之可纳入“审美”,一言以蔽之曰:“耐看”,可供玩赏也。贾平凹的《丑石》,仅俱“〔天文〕科学价值”(客观)而已,与“审美”(主观)无涉,径直说 “以丑为美”、“丑到极处,便是美到极处”,显然鳖斯踢也。研究癞蛤蟆的生物学专家当然认为癞蛤蟆有〔生物〕科学价值,你能说癞蛤蟆“美到极处”?

“科学的价值判断”跟“审美”,是“知觉”迥异的两码事。朱光潜在《我们对于一棵古松的三种态度》中分析说:“假如你是一位木商,我是一位植物学家,另外一位朋友是画家,三人同时来看这一棵古松,我们三人可以同时都‘知觉\\’到这一棵树,可是三人所‘知觉\\’到的却是三种不同的东西,你脱离不了你的木商的心习,你所知觉到的祗是一棵做某事用值几多钱的木料。我也脱离不了我的植物学家的心习,我所知觉到的祗是一棵叶为针状、果为球状、四季常青的显花植物、劲拔的古树。我们的朋友、画家,什么事都不管,只管审美,他所知觉到的只是一棵苍翠、劲拔的古树。我们三人的反应态度也不一致。你心里盘算它是宜于架屋或是制器,思量怎样去买它,砍它,运它。我把它归到某类某科里去,注意它和其它松树的异点,思量它何以活得这样老。我们的朋友却不这样东想西想,他只在聚精会神的观赏它的苍翠颜色,它的盘屈如龙蛇的线纹以及它的那股昂然高举、不受屈挠的气概。”

“丑石”纳入“审美”,有特定的美学要求。“石谱五字经,丑漏皱瘦透”(叶浅予《拾石记》)丑、漏、皱、瘦、透,就是“典则”。“丑”为总则,“漏、皱、瘦、透”,则是其必俱的形和态。试读白居易的《双石》——

苍然两片石,厥状怪且丑。

俗用无所堪,时人嫌不取。

结从胚浑始,得自洞庭口。

万古遗水滨,一朝入吾手。

担舁来郡内,洗刷去泥垢。

孔黑烟痕深,罅青苔色厚。

老蛟蟠作足,古剑插为首。

忽疑天上落,不似人间有。

一可支吾琴,一可贮吾酒。

峭绝高数尺,坳泓容一斗。

五弦倚其左,一杯置其右。

洼樽酌未空,玉山颓已久。

人皆有所好,物各求其偶。

渐恐少年场,不容垂白叟。

回头问双石,能伴老夫否。

石虽不能言,许我为三友。

总起一联,概括其“丑”而且“怪”。“孔黑烟痕深”,有“孔”乃“透”;“罅青苔色厚”,有“罅”必“漏”;“老蛟蟠作足”,是曰“皱”;“古剑插为首”,是曰“瘦”。如此“丑石”,很能激发想象,更可引起联想。“一可支吾琴,一可贮吾酒。峭绝高数尺,坳泓容一斗。五弦倚其左,一杯置其右”;最妙的是“洼樽酌未空,玉山颓已久”:“洼樽”是指我的酒杯呢,还是指“坳泓”之石呢?“玉山”是指“峭绝”之石呢,还是指“老夫”“我”呢?石我两忘,人与“双石”均陶然而醉——此之谓“移情”,即深情入境矣。最后四句,问而未答,欣然默许,“我”与“双”石,成了“三”友(李白名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俗用无所堪,时人嫌不取”,“人皆有所好,物各求其偶”:石态即人心,诗人以“丑石”寄托其“一肚皮不合时宜”的孤高和兀傲,即所谓“天姿信为异,时用非所在。磨刀不如砺,捣帛不如砧。何乃主人意,重之如万金。岂伊造物者,独能知我心”(白居易《太湖石》)是也。

《乾嘉诗坛点将录》评萚石曰:“远而望之幽修漏,近而视之瘦透皱”;蒋超伯《通斋诗话》有云:“英石之妙,在皱瘦透。此三字可借以论诗”;钱钟书《谈艺录》引而申之曰:“静而不嚣,曲而可寻,谓之幽,苏州有焉;直而不迫,约而有余,谓之修,彭泽有焉;澄而不浅,空而生明,谓之漏,右丞有焉。瘦透皱者,以气骨胜,诗得阳刚之美者也;幽修漏者,以韵味胜,诗得阴柔之美者也。” 赏诗与鉴石,都是“艺术”,都须具备审美的情趣和理趣,绝非简单轻易。 才子文章,恃才纵笔,时或疏于学理。抄《谈艺录》引《沧浪诗话》一则,与读者共勉:“诗有别才,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然非多读书多穷理,则不能极其至。”

《》出自:
郑州租房信息网 https://zhengzhou.c21.com.cn/